番茄茼蒿锵锵锵

   

【佐鸣】再强大的忍者恋爱起来也是笨蛋啊(上)

  【原著向,时间在断臂之战后一小段时间】

  【私设:终结之谷断臂之战后佐助没离开,没接手,暂时留在木叶养伤】

 四战之后,随着木叶建筑物升起来的,还有少年们泛滥的……

  春心。

 

  “哎??佐井这家伙居然也会送玫瑰花给女孩子的吗?”粉发眼眸的女忍者睁大翠色的眼眸,手里握的可乐杯随着身体的前倾有倒出可乐的趋势。

  桌子对面淡金色长发的少女看似苦恼地把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托着腮眼睛飘向饮品店窗外的街道,“小声点啦小樱!啊……简直是个笨蛋!从我家买花付完钱直接递给我……一点情调都不懂啊那个白痴!”语气好像很无奈,不过一般人也能看明白少女脸上羞涩的红晕代表什么。

  “啊啊,真是幸福哎井野!”小樱眯起眼睛微笑,也被脑补的佐井的傻瓜行为逗乐了。“说起来,这样的话第十班都脱单了哎!”

  “鹿丸我是不担心啦,不过丁次不知道被雷之国的红发姑娘电了多少次,我看有点悬。”井野不经意间透露了自己已经答应佐井交往的请求,“说起来,小樱,你和佐助君他……你放弃了?”

   小樱喝了口手里握的可乐,酸和辣交织的奇怪味道里夹杂着适宜的甜味,“是啊,也该看清楚现实了嘛。”

  井野的表情明显松缓下来,透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这样,那鸣人呢?他还在追你吧?”

  “还有鸣人啊……”小樱叹了口气,可乐味的。

  “嘛,还有李,他们最近可是为了你整天PK哦!”

   小樱摇了摇头。

  喜不喜欢上一个人与被追求的时间无关,而是有没有缩短真正的距离。——她知道。

  
  
 

     掀开一乐拉面店的门帘,宇智波佐助就看见金发和西瓜头的两个笨蛋倒立在桌子上狂吃拉面。

  店里因为宇智波佐助的到来安静了一瞬。
   金发忍者嘴里还含着拉面,视线不小心和宇智波佐助的对上之后口齿不清的向他打招呼:“啊佐助!”

  宇智波佐助给了他个淡漠的眼神坐到他旁边,低声叫了一碗味增拉面。

  “喂你这是……咳咳!!”倒立吃面还边吃边说话的金发少年剧烈咳嗽起来,在吐出来之前赶快一跃而起稳稳站在地上捂住嘴巴。

  穿绿色紧身衣的西瓜头见状也停止倒立,叉着腰得意的宣布:

  “鸣人君!第五十一次“向小樱小姐提出约会比赛”,结束!我比你多赢了一场,我——洛克李取得最终胜利!”

  漩涡鸣人一边擦着嘴角的酱汁一边不服地喊叫:“可恶都是因为佐助!不行不行,这一次不算!”

  “狡辩无用!”洛克李不知从哪拿出来一束花,随后兴致勃勃地冲出了一乐拉面店:
“樱桑我来了!”

  鸣人握着拳头恨恨地目送李离开,恨恨的坐回座位,恨恨地瞪了一直漠不关心安静吃面的罪魁祸首。

  “可恶,我说你啊!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这下粗眉毛要去跟小樱约会了!”

  被控告的人不紧不慢地夹起碗里的一块小番茄放到嘴里,番茄的味道中和了拉面的腻味。“关我什么事。比起这个,你中午没有按时买菜回去,我没办法做午饭。”佐助停顿一下把微酸的小番茄咽下去,“哦还有,你早上说的“很重要的战斗”就是跟李比赛吃拉面,然后和小樱去约会吗?”

  自从佐助回村以后,暂时住在鸣人家,这不是他或者鸣人要求的,是木叶的安排。宇智波宅子早就毁了,佐助无家可归,对于佐助暂时住的地方首先考虑到了医院,但由于村民还对他心存极大的芥蒂,这个考虑还是取消了。住在鸣人家吧。这个提议除了漩涡鸣人本人,没有任何人反驳。

  漩涡鸣人端起没吃完的拉面,把脸埋在面碗里继续猛吃,装作没有听见佐助的话。

  “哼。”似乎吃完饭后的一声吐息,也像一句冷哼。佐助放下碗,把筷子整齐地合到一起,拿起两人中间的餐巾纸擦了擦嘴,给身边的家伙留了一张。“我走了,吃完别忘了买菜回去。还有……”

  佐助站起来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叠得很高的两摞碗,“别忘了给你和洛克李,还有我的拉面买单。”

 

 

   
  所以说才不要跟宇智波佐助那个混蛋住在一起,讨厌的事连着来了!输了比赛连粗眉毛都份都要他来付钱!

  宇智波自然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在漩涡鸣人的义肢适应好能接任务之前,他们两个大男人的生活开销都要靠鸣人的积蓄。鸣人心疼地在一乐老板面前交出自己瘦瘦的青蛙钱包,从里面一张一张的数着,最后连硬币全都倒在桌子上。

  ……最后还是鹿丸碰巧和手鞠来路过帮鸣人垫付了剩余部分,还在鸣人可怜兮兮的请求下给了鸣人买菜的钱。
  大条的鸣人终于也在看见鹿丸的钱包居然在手鞠身上之后明白了这两个人在正式交往。

  真好啊,能恋爱什么的。
  鸣人怏怏不乐的提着一小袋番茄回家,鹿丸给的钱只够买这些。

 

   “我回来了!”鸣人到家后习惯性喊道。

    宇智波佐助如往常一样没回答。

   把身上的橙色外套脱下来挂到印有团扇图案的蓝黑色外衣旁边之后,鸣人习惯性的把鞋随便一扔,又想起什么,默默地把鞋捡回来摆整齐放到另一双鞋旁边,换上前几天刚买的(不是他买的)拖鞋。

    这个时间佐助应该在睡午觉,鸣人才想到,他放轻了脚步。这不是体谅他,是习惯。他记得第七班刚刚成立,某一次出任务,中午休息的时候他的梦话吵醒了同房的佐助,然后宇智波家二少爷虽然抑制住揍人的拳头,但表情恐怖了一下午。

  只有白天睡觉的佐助不能被吵醒,漩涡鸣人在观察了十一次后得出结论。

  自己的床被午睡的宇智波霸占了,鸣人打了个哈欠,坐在沙发上不情不愿地拿起桌上的一本有关中忍考试的书开始看。他已经报名了两个月后的中忍考试,逼着宇智波佐助一起。今年因为四战伤亡严重的原因,中忍考试允许两个人组队参加。

   鸣人拿的这本书有的页被折了角,书上还有圈圈画画和整齐刚硬的笔迹,显然是宇智波先看过一遍的。

  啊啊,只看过一次就能记住,果然这家伙太让人嫉妒了啊!
  鸣人用那支缠满绷带的义肢挠了挠金发,苦恼地一遍遍看宇智波佐助写下的备注。
    
  

  宇智波佐助躺在铺着漩涡图案床单的床上,闭着眼睛,不过他是醒着的。

  叛逃木叶投奔大蛇丸之后他就不再有午睡的习惯了。
  残留的左臂还是会时不时的发疼,医疗部说还需要大概一个星期的治疗,完全可以在两个月后的中忍考试发挥正常水平。

  然后呢……

  佐助在木叶的时间无聊而漫长。和漩涡鸣人每天找时间适度切磋决定今晚谁睡沙发,做饭,洗碗,催鸣人去拖地洗衣服(隔一天两人的值日内容调换),看上去是自己复习实则给鸣人画考试重点——那些战略分析题对佐助而言完全不用复习,然后装午睡逼鸣人安静学习,下午去医疗部复查身体状况,洗澡,睡觉。

  刚开始搬到鸣人家里,空闲的时候,佐助会想中忍考试结束之后他该去哪,他想干什么这些严重的问题,但是现在。

  一向目标计划明确的宇智波佐助搞不懂要做什么,做不到集中注意力思考何去何从的问题,他现在的心绪被奇怪的情绪占据。

  都归咎于那个一无所知的吊车尾。他冷漠地想。

  谁要漩涡鸣人没事老是用不安的眼神盯着他还不自知,同时,还露出那种无聊的傻兮兮的笑容给小樱看——明明都十八岁了还以为自己十二吗?谁需要他这么关注他的想法,明明是小心翼翼的态度还装出“施舍你”的姿态来,以为自己很帅气吗。

  他宇智波佐助明明不需要。不需要漩涡鸣人这么在意他,他应付完中忍考试就立刻离开木叶村。

   ——明明应该这样想才对。这样简单的想法却在看见吊车尾对小樱越发明显的示好之后似乎变得复杂。

  佐助当然知道小樱不会喜欢那个笨蛋吊车尾,可这个笨蛋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发现这一点?这个家伙这么会还喜欢小樱?在恋爱这种无聊的事上漩涡鸣人也打算施用“永不放弃”的忍道原则吗?!

  啧。

  这个愚蠢的,情商低的吊车尾。

  想到这里,宇智波佐助烦躁地翻了身,不小心压到左臂疼的差点叫出来,换了个方向翻身。

  住在白痴的家里也会变成白痴的吧!
 
  调整好睡姿,佐助还是决定先睡午觉,比起想这些对他而言非常无聊的事,还不如睡觉舒服。
  很久很久不睡午觉的佐助静止躺在床上,忘记了该怎样产生睡意。
  毯子是新晒过的,但似乎还残留着吊车尾的气息。现在他和他共用一瓶洗发水,佐助还是能辨别出是漩涡鸣人的味道。
   半小时后,还是睡不着的佐助忽然一把掀了毯子。
   大概是春天来了,不需要盖毯子了。

TBC

我……我想要评论……(还是说了出来)

评论(10)
热度(144)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