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茼蒿锵锵锵

   

【佐鸣】邻居 (中)

 
 *身份:逃犯&警员

 *年差:二十八&二十四

*背景:平行宇宙,瞎想的日本架空架空架空

             番外

  跟楼下的老大爷喝茶下围棋(但是经常输),和楼上的中年主妇在超市买菜,和小孩子打闹踢球,给小女孩捡毽子,在阳台上养各种各样的花草……还有见面的时候礼貌性傻笑。
  名叫漩涡鸣人的小警官,也是新邻居的生活非常丰富。
  以上是宇智波佐助特意观察的。他不懂为什么漩涡鸣人总是充满热情,就像经典热血动漫的主角一样。
  一个二十四岁的男青年,新上任的小警员,孤儿,都是警官的父母早年意外双亡,学科成绩差劲,体育相对很好。佐助面无表情地从重吾发来的资料里提取着信息,电脑桌上是一杯煮好的热咖啡——刚刚新邻居早饭时送来的。
  警员吗?他经常跟这群人打交道。
   手机屏幕无声的亮起来,佐助瞥了一眼屏幕,拿着杯子的手不可闻的动了下。佐助动作缓慢的拿起那台老得要开不了机的手机按了接听键。
 “恰拉助?”接听的一瞬间,声音就迫不及待地传了过来。
  “……”佐助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苦咖啡加了一点糖,对不喜甜的佐助而言甜度刚好 。
  “是我,漩涡。”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的说!”鸣人在那边顿了一下,“你能帮我把家里的一份文件给我带来吗??我我我忘记了!”对方的声音急促,还没等佐助分出别的心思,“职业性”的猜对方为什么这么急,声音又传了过来,“话说你知道我在哪吗???”
   佐助停顿一会,回道:“你的意思是,我去警局?”
   “是的 ,我现在在警局X楼第九层!我马上要开会了……X﹏X”
  “好。”佐助说。
  “谢谢谢谢的说!”那边的漩涡鸣人紧抓着手机,冬季制服的领带被攥的皱皱巴巴,听到“恰拉助”的回答后眉头舒展开来,嗓音也恢复了鲜活,“啊,我的备用钥匙在……”
   信箱下面。佐助想。
  “在我的信箱下面!”

  用复制的钥匙打开那扇和自家只有一个数字不同的大门,佐助第八次来到漩涡鸣人家里。第一次是他刚搬来那天佐助趁鸣人上班找到他的备用钥匙偷偷进来的,然后自己复制了一把,其他七次是以“恰拉助”的身份被鸣人邀请共餐。
  被邀请的时候,鸣人的家里还算干净,现在就不是了。客厅的桌子上摆着大概是今早吃剩的速食拉面,沙发上的枕头东倒西歪,佐助抑制住了强迫症加洁癖打扫这里的冲动。
  这还真是个标准单身男青年的公寓。
  公寓是够一家三口用的大小,共有两个卧室,鸣人的卧室在最里面。双人床大的床上只有一个枕头,床上的蓝格的被子被仓促地叠起来,印有小绿青蛙的床单,富有童趣,皱皱巴巴,简直就像是小学生。卧室的窗帘被完全拉开,冬天早上的阳光照进来。佐助走进漩涡鸣人的卧室,径直快步走到床头柜前面,拉开了抽屉。文件是开封的,大概是昨天晚上鸣人看过。佐助没有打开,拿到后立刻离开了这个房间。
  
   
   如果鹰小队知道他们队长有一个为给个小警员送文件自愿来警局,会是什么反应?
  佐助看了看手里拿的东西,又抬起头来仰视这个城市的警局建筑,无聊地想。五分钟前漩涡鸣人发来他具体的定位,还细心告诉他别忘记带身份证——他已经跟警卫说过他要进警局给他送东西的事了。
  宇智波佐助的身份证……早就不知道在多少年前——至少十二年前,被佐助随便扔进哪个不可回收垃圾桶。另外,他觉得他比漩涡鸣人更了解这里的布局,想到这个他没什么情绪地轻哼了一声。
   “恰拉助!!”
   这个城市冬日的风刮得很大,迎风奔跑的鸣人露出被吹的整个额头,金发被吹的像风中的杂草。
  他看见恰拉助带了黑色的帽子和口罩,外面套了个很保暖的灰色大衣。
  最尴尬的事之一就是默默看着认识的人和你对视着向你走来,或跑来。然而鸣人似乎不知道这个理论,在佐助的视野里,那双看着他的蓝色晶透的眼睛可察觉的随着两人距离的减少而缓慢的变得清晰。
   “呼,呼,谢谢你!恰拉助!”漩涡鸣人在他面前站定,一边急促喘息着。佐助觉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鸣人还围着一条浅蓝色围巾,现在却没有,贴着脖颈的白色衣领边被汗水有一点点沾湿。
  “好冷的吧哟,你怎么不进来呢?我跟警卫说过了!”
   “一时间没找到我的身份证。”佐助道,伸手递过去褐色的档案。“是这个吧。”
   鸣人接过来打开,眼睛扫了一遍,“嗯!宇智波佐助,是这个文件没错!”
    帽檐下佐助的眼神在听到“宇智波”的时候变得沉重。一直藏在口袋里碰枪的手一下握住枪柄。然而还没等他把枪掏出来,漩涡鸣人的眼睛忽然从文件移开,定到他脸上。
  宇智波佐助不是喜欢或善于察言观色的杀手,他擅长的是推理和分析战况最快作出计划,然而眼前这个神色总是活跃的家伙——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让他的分析断片。这个人是单纯还是无脑,果然是个任务型警员。
  “就这样,我走啦,再次大感谢!”
  等到远处鸣人的笑脸转过去,佐助才意识到鸣人刚刚说的是,资料是关于“宇智波佐助”这个人的。漩涡鸣人身上是墨蓝色警服和建筑物的颜色非常和谐,也许是出于礼貌,佐助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进大楼,玻璃门缓缓将他和他分开。
   佐助松开了握枪的手,那只手的手心里有汗。
  这也,太蠢了。宇智波佐助想,不知道在说谁。
  

距离漩涡鸣人搬到这里来已经三个月,正是这个城市最冷的时候。寒气弥漫中,车站等车的高中少女们把红润的嘴唇掩盖在厚厚的粉色口罩下,耳罩上的图案是今年最火的橙色狐狸萌物,尽管刘海下的眼睛因严冬的寒冷变得不再春意泛滥,这群女生也是这城市冬日的一抹亮色。停站时,公车上的男子们有意无意,将眼神扫过她们厚重衣物下包裹的纤细身材。
  宇智波佐助坐在靠窗的位置,本是最有利的观“景”处,他漆黑而形状好看的眼睛没为此作哪怕一秒的停留,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漠,仿佛女孩子们只是路边寻常的绿化植物。这是不是他对这群青春少女有偏见,而是把她们当做普通人——他对绝大数人的态度。
  这一站,公车上来了很多人,本来还算空荡的车一下子有些拥挤也似乎暖和起来,佐助摘下口罩,口罩下的肤色白皙干净,与上半张脸的浅麦色反差明显。他出门的时候只化了一半妆,这让摘下口罩的他显得有点好笑。不过其他人会当做他因为过敏或者其他原因常戴口罩导致了肤色差。
  虽然香磷教过,但佐助的化妆技术不是很好,只能应付一般人,对于特别精于容貌的女孩子是瞒不过去的。
  坐在佐助前面的褐发女生悄悄拉了下女伴的围巾一角,眼神暗示后面正在看窗外的男人。黑发女孩会意的眨眨眼,低头发信息。
  【看到了吗?】
  【嗯!】
  【是化妆吧?】
  【你说的是下半张脸?】
  【绝对是上半张脸!!!】
  【哎哎哎?】
  黑发女孩回头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看了佐助一眼。
  【九分!】
  【十分才对吧?我总觉得他是个明星?】
  【没有印象……】
  两个女孩低头发着信息,把扬起的嘴角掩在手指下面。
  后面的佐助早就察觉到,只是没再关注,直到看到黑发女生打开手机的自拍模式,却将镜头偷偷对准了他。
  黑发女生手机上显示的男人上一秒还在看窗外,手机却显示他在直直地看着镜头,眉头微微皱。
  “不好……”黑发女生脸颊飞上一抹微红,把手机赶紧藏在怀里。
  在各种方面,佐助不喜欢别人给他拍照, “你……”
   女生微微偏过头看他一眼,黑发间露出微红的耳朵,“什……什么?”
  “把照片删掉。”佐助放低声音说道。
  他看着黑发女生面色尴尬地点了删除键。
  “谢谢。”
  “那个……”一句客气话让她身边的褐发女生有了莫名的勇气,她看了眼佐助空空的十指,“我叫芳子,可以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吗?”
   女孩正是处于声调拔高的青春期,尽管刻意拉低了声音,但依旧清亮还带着些好听的童音,公车上的人群里涌起小小的骚动。严寒的时节,一点暧昧的青春气息总是带来愉悦。
  就在这个时候车到站了,佐助也就没回答什么,戴上口罩站起来准备下车。走过褐发女生时被犹豫着又叫了一声,引来几束带着嫉妒的目光。
  “喂——”
  佐助停下脚步,垂眸给了她一个目光,女孩深色的眼睛在四目相对的时候因惊艳微微张大,不过在听到佐助的话后,惊艳的神色消失得干净——
  “我喜欢男的。”男人的声音被挡在厚厚的口罩后面,不过还是好听得让人猜想到声音主人的清冷气质。
   
  
  
  
  
  
  
  

评论(3)
热度(81)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