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茼蒿锵锵锵

   

【佐鸣】拜师的错误方法 上

  【瞎乱想的产物】

   “宇智波,大本O(大笨蛋)本O本O…………”以下省略37个本O.

     看着这面被幼稚笔迹涂鸦的五颜六色木叶警务部外墙,刚完成任务的宇智波副队长微微皱了皱眉,他扫了一眼面前站着的几个身穿木叶警服的宇智波族人,这些中忍多多少少脸上都有愧色。

  “那家伙怎么靠近这里的?今天这里谁守?”年轻的副队长开口。

   “报告,是我……不过我已经抓住他了!正被关在……”面露自责的男人还没说完,一声沙哑的童音从不远处的小窗户传来——

    “笨蛋宇智波!笨蛋佐助!!!”

    “报告副队长,他正被关在七号看守处……”

   向手下吩咐玩清理好警务部外墙的命令,木叶警署部的副队长、宇智波族长的次子,宇智波佐助换下带有血迹的衣服。

  佐助打开一张空白的卷轴,身边的下属便递过来一支蘸好墨水的毛笔,又将宇智波族的红色印章——也是木叶警署部的印章,端正摆在佐助手边不远的地方。

  佐助提笔写下第一个字之前,下属犹豫着叫出声:“佐助大人,九尾小子他……”

  佐助在空白卷轴写下第一个笔画,“什么?”

  “您还没有下命令怎么处置。”

   “等我写完之后,就放了。”

   下属有些诧异,踌躇片刻后开口:“佐助大人,那家伙在木叶村捣乱很多次了,村民不少都建议我们把这小子关起来,更何况这次他都捣乱到警署部——随意靠近警署部,这本来就……”

  “这里不是收容所。”佐助打断了下属,目光从卷轴离开,迅速冷冷扫了下属一眼,“三代目不会同意的。漩涡鸣人不是普通的小鬼。”

  漩涡鸣人体内可有九尾妖狐。

  “另外,今天看守这里的中忍,把他从警署部除名。不管是职务疏忽还是能力差劲到连漩涡鸣人都抓不到,”佐助顿了顿,——还是故意想让漩涡鸣人待在警署部挑起事端。

  “都足够除名了。”

   佐助蘸了蘸墨,下笔的力道稍微重了些。他抿了抿嘴唇,调整了力道继续写了下去。

  写完卷轴,命令放走鸣人后,佐助离开了警署部。正值深秋,风很冷。走到河边的时候,佐助听到草丛里一声轻微的喷嚏声。

  ……

  佐助继续向前走,一只脚踩到地上的时候,忽然出现一个绳圈束缚住他的脚踝将他倒吊起来——

  倒吊的佐助从口袋里掏出手里剑一划将绳子割断,落地还没多久地面忽然凹陷下去,他想施力一跃却先掉到了坑里——

  不知道哪来的泥土从上面呼啦啦倒在坑底,当然也倒在他身上。

  草丛里一撮金黄色动了动,一双蓝色的眼睛在草丛掩盖下眨了几下。

  “嘿嘿!笨蛋宇智波!”

  金发和蓝眼的主人从草里蹦出来,得意的向被坑底狼狈的人做着鬼脸,“漩涡鸣人陷阱的改良版!”

  满身泥土的佐助抬头定定地看着他的笑脸。

  “瞪着我也没用啦!略略……”

  还没挑衅完,坑底的人“彭”一声 变成个木桩,鸣人察觉到不对后立刻被一只手提了起来。

   一双黑眼睛对上一双蓝眼睛。

  “……早该知道你没这么笨!”

   这家伙还是那么轻,佐助分了一点点心想到。从他今年刚当上木叶警务部副队长以来,他就跟这个捣蛋鬼纠缠上——这不是以前就不纠缠的意思。

  “喂。你今天是怎么闯到警务部的?”

  “不告诉你!那是因为我,不对,本大爷厉害!”

    今天又学会了奇怪的自称。

  “你……”
  “啊嚏!”鸣人用袖子擦了擦鼻涕。
   被喷了一脸的宇智波佐助:“……,你……”
  “啊嚏!”
   这次佐助灵敏地偏过头躲开,把抓着鸣人的手一松。
    忙着擦鼻涕的鸣人一下被摔倒地上,抬起脏猫脸怒视:“不要这么突然松手可恶!”
  在宇智波佐助的记忆里,自知道有漩涡鸣人这个家伙以来,他的脸和衣服都是脏兮兮破破烂烂的。比如现在,脸上有五彩的涂鸦颜料,大概是挖陷阱时候沾上的泥土,和……没鼻子下面擦干净的鼻涕。
  一片柔软是布料被扔到他脸上让看起来似乎怒气冲冲的鸣人禁了声。一时不知发生什么的鸣人把它从脸上拿开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佐助了。他坐在地上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宇智波的人影。
  “会忍术真是太好了的说……”鸣人抓紧手里的手帕喃喃道。得到三代目爷爷的允许,他明年马上就可以就读忍者学校了。
    鸣人站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和叶子,展开手里的那方印着宇智波族徽的手帕。
  他注意到佐助的时候,佐助刚好从忍者学校跳级为中忍。那时佐助上街买个番茄都能引发一场小小的骚动,而宇智波家的次子永远一副酷酷的高冷模样,完全不在乎大人称赞认可的议论和小孩羡慕崇拜的目光。
  那时五岁的鸣人也像别的小孩一样,对佐助抱有羡慕的心情。如果能像他那样厉害的话,他们会不会不再讨厌我了呢?
   木叶村里,忍者是个很厉害的身份,虽然他们有的讨人厌。漩涡鸣人这么想着。
   “三代目,你能教我当忍者吗?!”小鸣人手里握着三代目爷爷送来的一篮日用品和食物,问。
  三代目先睁大了眼睛,又恢复如常。“现在你还太早了,学会好好吃饭再说吧。”
    鸣人死缠烂打,三代目却油盐不进。五岁开始学忍术对于鸣人而言确实早了些,一般都是八岁从基础知识开始学起。
  他是火影不能随时在他身边保护指导,而除了他意外木叶村没有适合教这么小的鸣人的人选。
  “你太小了,不好好吃饭是当不上忍者的。”三代目将鸣人从自己大腿上撕下来,留下这句话化成白雾消失。
   鸣人下意识想到了佐助,鸣人决定去找佐助。
   
    正在修行的宇智波佐助察觉到草丛的异常,一个手里剑头也不回的扔出去,精准地打在鸣人头顶上方一公分。
   “你找我?”穿着绣有团扇族徽的佐助转过头,挑眉问到。
   “……”鸣人低着身子小心地从灌木丛里出来。“我要拜你为师!”
   宇智波家的小儿子对于漩涡鸣人的请求,觉得莫名其妙,并理所当然的拒绝了。他没有兴趣收个小鬼当徒弟,他还要花时间准备警务部的任职。
  软磨过后,漩涡鸣人开始了三年的硬泡。
  小孩子吸引注意力的方式简单,就是恶作剧。鸣人喜欢让佐助出丑,并以此来证明自己有向佐助拜师的能力。不止佐助,还有其他村民,不过是佐助优先。
  开始,这无疑让佐助无比厌烦这个幼稚小鬼。应付女生已经够讨厌了,这个小鬼的麻烦程度抵得上烦过他的所有女生。
   甚至佐助都吓唬过鸣人再烦他就杀了他,他的表情也许很凶狠吧 反正这之后的一周佐助安静度过。
   但是后来发生一件事。

   

  

   回到宇智波宅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父亲母亲和哥哥房间的灯都已经关了,佐助尽量不出声地走进自己的卧房,一声轻声的狗吠忽然响起来。

  黄白相间的小柴犬见到主人开心的摇尾巴,欢快的蹦跳过来,佐助轻轻勾了勾嘴角,蹲下身摸了摸柴犬的头,柴犬得寸进尺地跳到他怀里。

  “汪汪!”

  “小白。”

  这只叫小白的柴犬是佐助十二岁那年的冬天在家门就捡到的,它身边的母狗身体已经冰冷。小柴犬饿的呜呜叫,佐助就从便当里拿了点饭团给他吃。

    佐助不想养狗,打算把这只幼犬送给犬冢家或者别人,谁知不管送到谁家,这只小柴犬总是每天跑到宇智波宅,在外面等着佐助放学回家。

  “留下他吧,佐助。”美琴笑着摸了摸柴犬的头,柴犬像能听懂人话一样朝佐助开心的疯狂摇尾巴,“说不定你和它有缘呢。”

  “起个名字吧?”

  十二岁的佐助轻微叹了口气,犹豫着伸出一只手,小柴犬跑到佐助面前把爪子伸到佐助的手里。

  “叫……小白好了。”宇智波佐助感受着手里软乎乎毛茸茸的狗爪,无意识地说到。

  小白很乖,乖到一向喜欢安静的佐助能容忍一只小狗随处跟着他。小白也是只很聪明的小狗,每当察觉到佐助不想让它跟着的时候,它就乖乖呆在家里。

   小白闻了闻佐助,兴奋的加快尾巴摇动频率。

  “知道了。”佐助摸了摸它的头,从上衣里拿出一袋狗粮。

  柴犬把狗粮叼到嘴里后没有咬开吃,而是继续兴奋的闻佐助身上的味道。

   佐助想了一会,脑袋里出现漩涡鸣人的脸。怪不得小白这么高兴,是闻到漩涡鸣人的味道了啊。
   
  

   漩涡鸣人是小白的救命恩人。那天佐助和小白正在散步,忽然发现一个可疑的外村忍者,当抓获之后小白已经不见了。
   再次回到河边的时候,佐助看到了湿漉漉的一人一狗。
  黯淡夕阳光线下是那头熟悉到一见到就警惕的金发。全身湿透的漩涡鸣人怀抱着他的小柴犬 ,轻拍着柴犬的背安抚。
  小白是被刚才的落水吓坏了,一动不动地躺在鸣人怀里,呜呜叫着。
  “哎?宇智波佐助?”鸣人惊讶地看他,怀里的柴犬听到熟悉的音节一下子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小跑着跑向主人。
  “这居然是你的狗?你养狗?”
  佐助蹲下,摸了摸小白的头,小白甩了甩身上的水,在佐助裤脚旁向鸣人摇尾巴。
   “你……”
  忽然想到了什么,漩涡鸣人抢在佐助说话前大声争辩:“我可不是故意跟踪你的说!”

  “我没有这么想。谢……”佐助顿了顿,“我是说,谢谢你救了小白。”
   “……”鸣人眨巴眨巴眼,“哦!”

TBC

  

评论(4)
热度(79)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