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茼蒿锵锵锵

   

【佐鸣】恋爱咨询

井上先生抬头看了看表,一点五十分,差十分钟就是跟第一位客人交谈的时间。

说是“客人”不太妥,或者“病人”、“消费者”都不准确。井上是个恋爱咨询师——别人是这么称呼他的。专业导师执证上岗,十年情感服务经验,是他的宣传词。井上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广播电台的嘉宾身份,鉴于跟前任妻子的矛盾重重,他总能有一套说辞以“恋爱咨询师”的身份安抚来电的青年男女。时年三十四岁,家庭一直幸福——别人问的话当然要这么说。

客人提前五分钟来了。

是个看起来阳光的外国人——蓝眼,一头帅气的金毛板寸以及麦色皮肤给人这样的感觉。据网上井上先生与这个男青年的聊天,他姓漩涡,时年仅仅二十岁,是在校学生。

“你好!井上先生!”金发男青年露出大大咧咧笑容微微颔首,一副青涩而有礼貌的样子。

井上从座椅上站起来,脸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指了指桌子另一方的座椅,“请坐,漩涡君。”

井上不打算开门见山,悄悄打量了一下穿着,敏锐地认出青年手上的名表,这块表价格不菲,跟他身上穿的地摊上的橙色衬衫不在一个层次。井上先生觉得大概是仿制的,但还是奉承道:“这款手表好适合你,您的品味真的很好。”

漩涡楞了一下也认真的看了眼手上戴的表,他保持着开心的微笑,“啊,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我也好喜欢,不过戴着不是很舒服的说……”

“男朋友?!”井上先生惊讶地重复。

“呃,难道我没说过我的恋爱对象是个男生?”漩涡疑惑地眨眨眼,好像在回忆。

“……是的,的确没有。”井上先生有点慌了,他从事感情服务十年,还真没接触过同性恋情。井上有点怀疑漩涡是故意隐瞒,但看到对方自然并坦然的神色后又觉得这个想法不太实际。

井上先生不能赶人,只能点点头表示理解,“没关系,都一样的。我是说……我不歧视。我也处理过几件同性之间的问题……”井上面不改色地扯着谎——他作为感情咨询师一直在扯谎瞎掰。

“啊,谢谢您。”漩涡耸耸肩,视线游移了一下,轻轻咳了一声:“我们能开始了吗?”

“当然。”井上正了正身子,拿起手边的笔和本子,“我们在网上一直说得来,不要紧张。”

“好。”漩涡挠了挠后脑勺,抿一下嘴后开口:“就如我曾向您说过的——我觉得我的恋人不是很在意我。”

井上先生的脑子里出现无数案例并努力回忆着应付这一感情问题的熟悉的说辞,表面仍不动声色,表情认真的倾听着。

“我们是异地恋,高中毕业之后就分开了。哦是的,我们是在高二第二学期期中考试之前在一起的。咳,是……是我表白的。他是个优秀的人——各种方面。长得好看,身材也好,脑袋好用,没有学不会的东西,家里也有钱,性格……高冷不愿跟人交流,不过他冷淡的气质很给颜值加分。高中毕业后他还被星探找过哦!可他没有答应——也是啦,他家那么有钱还很擅长学业,去当什么明星啊,不过他真的比明星还要好看哦!对啦你认识佐井吗?就是热播电视剧的男主角,跟我男朋友有点像,但我男朋友比他好看一百倍,我换了个钱包还没来得及把他的照片塞进去……”

“打断一下漩涡君。”井上医生忍不住中断漩涡君滔滔不绝的夸赞,他觉得漩涡描述的简直不是现实里存在的人,而是什么言情小说男主。再看看漩涡认真又沉迷的模样,像个幻想症患者。第一印象果然是不靠谱的,他怎么会以为这是个积极向上脚踏实地的大好青年。

“你的……男朋友真的很出色。而且听起来你很爱他,你们的感情生活非常甜蜜。所以他为什么让你觉得他不在乎你呢?”

说到这里,漩涡有点失望地皱皱眉,元气的声音也带了点委屈,“我们以前是对头——就是校草加学霸,和坏学生加学渣这样的关系……”

简直罗曼蒂克并且像言情小说。井上医生心想。他曾应付过十六七岁的姑娘,她们总把自己经历的爱情描述的天花乱坠,就像眼前这位一样。他看着眼前男青年朴实真诚的表情,再次怀疑漩涡是不是幻想。

“后来我看不惯女孩子给他表白送情书什么的,就觉得我喜欢上他了大概。就去表白,然后他就拒绝,我再去追,截他,跟他单挑什么的,又表白又被拒,再次表白……最后他答应,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井上医生笑着点头,非常自然的笑。这个故事有点搞笑不知道为什么。

“在一起了之后我们也会拉拉手,出双入对什么的——都是我主动的。啊刚开始那段时间学校的妹子们都恨死我了,原来女生也可以这么可怕!……结果我男朋友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更经常地说我‘笨蛋’‘吊车尾’什么的,语气的嫌弃一丝丝都没变!一丝丝都没有!不过我生日的时候还是有点表示的——他送了我一碗拉面。打包的。”

漩涡这时候停了下来,盯着桌子上的花纹沉默片刻,“我还把那个碗向店里买了下来,现在还留着呢。”

“啊……这是高中的时候。现在呢?我是说,异地恋?”井上医生很想笑,喝了口水然后清清嗓子,“说起来,你们异地恋多远?”

“我在N大学,他在S大学。”漩涡有点抱怨意味。

“……那个,据我所知,都是木叶市本市对吧?”你说的S大学和N大学是我想的那个S大学和N大学吗?

漩涡面色忧郁地点了点头。

据井上先生又所知,虽然层次地位不同,两个大学都在一个街区。打个出租车二十分钟到。

“……也不是很远?你们至少节日期间,不,周末就能见到。”

“但不能天天见。他的学校门禁很严的。要知道高中我们还一个宿舍的说。”漩涡一脸怀念,“他这么受欢迎,我有一点点担心。”

“好……请继续说你和他的恋爱问题。”

“就像我说的,我们异地恋之后我天天找他视频通话,告诉他今天发生什么,我有多想他,他不怎么说话。不过这没什么啦,我男朋友就是不怎么爱说话。他能肯跟我视频我就满足了的说。现在周末我们也试着像情侣那样约会,毕竟总是一起去打球玩游戏什么的跟朋友没区别!我们去看电影,结果开场十分钟他就很不给面子睡着了的说!虽然那个爱情电影确实很无聊,还是男女的。另外……”漩涡的脸有点发红。

井上先生猜到他想说什么。

“周末的时候,我,我其实很想跟他再进一步的说……”

井上先生再次理解地点头,眼神示意继续说。

“所以我们就在电影院里……”

“……?”

“我偷偷亲了睡着的他。我们初吻的说!”

“……”

 “就是这样的,一直一直,都是我在主动!他是个十足的性冷淡,我怀疑他没有心动的感觉,不管对谁!”

“你是说你怀疑男朋友……”井上先生说到“男朋友”这个词还是膈应了半秒,“是个无性恋?”

漩涡没有直接回答,还沉浸在忧伤里,似乎忘记了这是咨询解决问题的地方,不是单纯倾诉的地方。“都三年了,我们上周才开始kiss。他还不知道。我们的进展真的好慢,我的朋友跟他女朋友一年,可是什么都做了!可我根本不敢向佐助提那样的事啊,一定会被鄙夷的!可恶,男生好色有错吗!佐助那个高冷的家伙……”

原来那个人叫佐助。

 

 

井上先生第一次心怀愧疚的收下了客人的钱。在他们一个小时的谈话中井上几乎没有开口,一直在倾听漩涡讲话。漩涡似乎也没有想向他问问题的意向。井上先生有种错觉:漩涡觉得他和他男朋友的事别人都帮不上忙,或者说插不上话。

算了。

送走漩涡君,井上把钱收到抽屉里再次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三点三十分。

下一个客人约定在四点钟整,井上先生需要调整一下思维,从单纯又纯情的同性恋情到异性恋情。

他打开笔记本翻了翻他的消息记录。

下一个客人问题描述的很具体,不过是交往许久,本身就冷淡的他如果跟自己的恋人发展床上关系。在恋人面前总是克制不了情动却只能装冷淡——碍于对方父亲警告大学毕业前不许动手动脚否则不同意交往。

势利的井上先生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父亲这么反对,井上扫了一眼电脑屏幕显示的消息来源。

他的孩子可是跟姓宇智波的人在一起。

 

 

——END


评论(11)
热度(148)
  1. 北海ぐ冰宫番茄茼蒿锵锵锵 转载了此文字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