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茼蒿锵锵锵

不退cp唯爱才写,爱佐助爱单均昊,知识浅薄没有内涵不会剧情,不达三千字不发布!先写大纲再写文!凹凸世界、英雄学院杂食系。封面图片是梨子大大的

【佐鸣】表白者

【这么纯洁为什么要屏\蔽啊】


  (A)

 

木叶学院里漩涡鸣人喜欢宇智波佐助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

  “喂,鸣人,”犬冢牙用手肘顶了顶身边专注看宇智波佐助的好友漩涡鸣人。

  漩涡鸣人如梦方醒般眨眨眼,把视线从篮球场上那个熟悉的身影移开,茫然地问:“啊?什么?”

  看他一副傻呆呆的模样,犬冢牙无奈的摇摇头拿脖子上搭着的毛巾擦了擦汗。

  “怎么了的说?”

  “你看宇智波也太久了啊,”牙终于看不下去扶了漩涡鸣人手里倾斜的矿泉水瓶——水在漩涡鸣人看宇智波的时候流到了地下,已经没多少了。

  “哎哎哎?啊真是的,我走神了!”

  被朋友们说是跟漩涡鸣人的神经一样粗的犬冢牙此刻觉得自己很冤。明明自己比这个笨蛋情商高多了好不好?!

  “运动场上那么多漂亮的元气学妹你不看,看什么宇智波佐助啊。”

  “我我我,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这叫观察敌情!”鸣人慌张地又拿出平日的说辞,心虚地又朝宇智波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下场了,坐在长椅上开了一瓶饮料喝起来。

  “不是我说,我也疑惑了很久……”犬冢牙思虑半响还是迟疑着说了出来,“你不会是个基佬吧?”

  “……什什什么!”漩涡鸣人睁大眼睛,直接跳了起来夸张地拔高了声调,“你才是基佬!你全家都是基佬!”

  有几个跑圈的学生朝两人投去复杂的目光。

  被盯得尴尬的犬冢牙有些恼怒地斥责,“小声点!你个笨蛋!”

  漩涡鸣人意识到什么赶快坐下让自己不那么引人注目,也放低了声音咬牙道:“我才不是!我才不喜欢宇智波佐助的说!”说罢偷偷地朝球场另一边的宇智波佐助投去自认为非常隐蔽的一瞥。

  ……

漩涡鸣人暗恋宇智波佐助。就这样,情商负值的犬冢牙也知道了。

同样情商负值的漩涡鸣人却不知道自己喜欢上同班那个冷漠臭屁的宇智波。

 

 

(B)

 

漩涡鸣人在宿舍里眼神木然地盯着墙角出神,好像那个墙角里有什么别人看不见的迷人景致。

“喂鹿丸,”上铺的秋道丁次小声地凑到奈良鹿丸耳边,奈良鹿丸嫌弃的避开丁次那张散发淡盐味薯片的嘴。

“你有没有觉得鸣人他……最近鬼上身?连中午一起叫一乐拉面都忘记了哎!忘记吃一乐拉面的鸣人,还是鸣人吗!?”

 奈良鹿丸默默地看了眼待在下铺出神良久的鸣人,想起他这种魂不守舍的状态已经持续了连续一周,是的,上次漩涡鸣人叫拉面外卖的时候还是上个周六。

 “比吃拉面更重要的……”鹿丸想了想,“宇智波佐助最近……”

听到某个敏感的名字,呆坐着的鸣人立刻抬起头满血复活,“怎么了鹿丸?佐助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丁次和鹿丸异口同声道。

“哦。”漩涡鸣人古怪的看了一眼他俩,想起自己好像发了很久的呆,拍拍自己的脸脱了鞋准备午睡。

“说起来,你不饿吗?”秋道丁次问。

“啊对!我忘记吃午饭的说!”鸣人刚躺下又起来,急匆匆的穿上鞋子看了下表,“啊啊要关门了快抓紧!”

  随着关门声宿舍里一片寂静。

  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互相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陷入恋情的漩涡鸣人更无法理解了。

如果漩涡鸣人喜欢宇智波佐助的话,0307宿舍马上会变得鸡犬不宁。

  十分钟后,宇智波佐助从学生会回到宿舍,开门后习惯性扫了一眼下铺的空床,停下松开制服领带的手问两个舍友:“鸣人去哪了?今天中午不是我查门禁。”

  “去商店了。”秋道丁次答道。

  “大概十分钟前去的,一点前应该回不来了吧。”奈良鹿丸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补充道。

  宇智波佐助皱了皱眉头,把松开的领带又重新系好出了宿舍。

  “日向吗?”佐助在走廊里小跑一边打通宁次的电话。

  “嗯,怎么了?”站在学生公寓门口的日向宁次问,顺便看了看腕表——还有五分钟一点钟。

  “今天……我能不能跟你换一下?周日的执勤有空吗?”宇智波佐助想了想,又说:“你下周在学生会议室的值日我包了。”

  “……好。”

  

  

  (C)

  漩涡鸣人现在还是很慌,尽管知道那件事已经一周了。这一周他上课完全听不进去,也不在课堂上睡觉,而是面色凝重地盯着坐在前面的那个后脑勺。

 “漩涡鸣人!”海野伊鲁卡老师叫道。

  学生们以为鸣人又在课上睡着,结果偏过头一看发现鸣人直勾勾盯着前面的宇智波佐助,连老师的话都没注意到。

  “喂,鸣人!”讲台上的伊鲁卡提高了音量,声音已经带着怒意了。

  这下全班都在看着鸣人。宇智波佐助也好奇地回过头。

  与那双黑眼睛对视,漩涡鸣人一下惊醒过来,慌张地对无辜的宇智波同学大声挑衅:“看我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元气的大吼在教室里非常突兀,一瞬间教室里安静下来,只能听见隔壁班老师讲课的声音。

  伊鲁卡老师熟练地把手里的粉笔朝那个熟悉的座位扔去,粉笔头正中鸣人的额头中心。“漩涡鸣人!”

  “是!”鸣人揉着额头立正站起来,还不忘对一脸嘲讽的宇智波佐助默默翻个心虚的白眼。

  “宇智波的后脑勺好看吗?”伊鲁卡老师问。学生们不少偷笑起来。

  “……啊?”鸣人紧张的结巴起来,“不,不好看!一点都不好看!不对,我我没——”

  “那就不要再看了!”

  “……是,是!”

  漩涡鸣人沮丧的坐下,恰巧看见宇智波佐助恶劣地挑着嘴角回过头去。鸣人愤愤地拿起马克笔在宇智波佐助的椅背上写下第五个“臭屁混蛋”外加一个丑丑的鬼脸,心想:

  活该不被我喜欢!等着看好了!就算你表白我也会狠狠拒绝你!

 

 

(D)

 

  知道宇智波佐助原来计划着向自己告白这件事是在三天前——他发现了佐助藏的一封信。

当时漩涡鸣人例行偷偷翻着学霸舍友的书桌找完成的作业“借鉴”,却忽然发现佐助的字典里夹着什么东西,他好奇地抽出一角,才知道原来是一封信。

再抽出来一点点,看到信封上的图案是明亮鲜艳的向日葵,再抽出来一点点,信封上写的收信人是……

鸣人。

没等鸣人震惊的把整封信从字典里抽出来,丁次就抱着薯片推门进来了。

漩涡鸣人赶紧把信再塞回去转过身对丁次哈哈傻笑。

“哟鸣人,又在找佐助的作业啊。”秋道丁次见怪不怪的看着紧张的鸣人,“不会告诉他的啦,你抄完了别忘借我。”

漩涡鸣人敷衍的应了声,继续在宇智波佐助的书桌上找作业本,心思却完全放在那封写着他名字的信上。

宇智波佐助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还要写封信给他?漩涡鸣人从一堆书中漫不经心的找,脑子里全是疑问,心也乱跳个不停。他思绪混乱地想着宇智波佐助,从八岁的记忆开始——那时候他和父母刚刚搬到宇智波家附近,爸爸妈妈忙着搬家的时候他跑到宇智波的院子里玩,暗想着说不定邻居会有个漂亮可爱的小妹妹,结果遇到的是个没礼貌又傲慢的黑发小鬼(虽然他也不大)!

从打打闹闹的小学一直到现在的木叶高中,两个人的关系他都觉得奇怪。似乎一直是死对头,但好像也不太是……

终于找到写着“宇智波佐助”大名的题本,漩涡鸣人站在那苦大仇深地看着字迹漂亮的签名,再次朝字典看一眼,脑海中浮现了明丽的向日葵。

“那个,丁次。”

“啊?”

“你觉得……我跟向日葵是不是很像?”

“……你在自恋什么啊?男人想什么花花草草。”秋道丁次鄙视的看了鸣人一眼,“哦,不会想向谁表白吧?”丁次把最后几片薯片倒进嘴里,上前鼓励性地拍了拍鸣人的肩膀,“不过我觉得给人告白的话还是要送像对方的花吧,或者对方喜欢的。但我觉得约对方吃大餐更有诚意。”

漩涡鸣人麦色的脸透出薄薄的红色,拿着题本的手也巍巍颤抖起来。

“啊找到了啊,”秋道丁次看见鸣人手里的题本,胖乎乎的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快抄,佐助开完学生会就回——”

 丁次的话随着开门声戛然而止。

 鸣人回头一看,宇智波佐助正站在宿舍门口,见到鸣人站在他书桌前面后不悦地看着他。

一时间全场陷入尴尬。

“那个,鸣人自己翻的,我什么也没干。”秋道丁次首先开口撇清自己,无辜地远离了前一秒的好战友鸣人。

宇智波佐助气势汹汹上前,漩涡鸣人红着脸后退了一步后背靠在桌子上。

“你……”佐助开口,看了一会儿紧张又心虚的漩涡鸣人和他握在手里的作业,了然地继续说道:“以后拿作业可以,不许乱翻我书桌。”

漩涡鸣人赶紧点头。

看鸣人这么紧张,宇智波佐助舒缓了脸色。收拾好被翻乱的桌子,找到自己忘拿的记录本后,佐助带着字典离开了宿舍。

秋道丁次叹了口气,“他干嘛把字典拿走,不嫌沉啊?话说还以为佐助那么严肃的好学生,不会借我们作业抄呢。”

然而漩涡鸣人此时的心并不在作业上。

刚刚佐助那种紧张的样子,凭漩涡鸣人跟他打交道近十年,他敢肯定那封信非常不一般!

果然宇智波佐助这种冷漠又不懂浪漫的人只会给他写情书告白!

  

 

(E)

  黑夜里,漩涡鸣人躺在床上看着上铺的床板,听着宿舍里此起彼伏的呼声磨牙声胡思乱想。

  还有不到五天就是他的生日,所以宇智波佐助会在那时候向他表白吗?不会是在教室里吧?不对不对,佐助不是那么高调的人,或者是约他到学院后面的枫树林还是小花园里?听说那里可是表白圣地,秋天到了枫叶林一定很好看,吐露心情的人一定也很多……

  十八岁的男孩漩涡鸣人就这样,望着上铺宇智波佐助的床板,紧张地想象宇智波佐助红着脸跟他表白的样子。他可是很久没见过佐助害羞了,上一次还是初一新开学——他们不小心互换初吻之后……

鸣人把厚厚的毯子蒙过头顶,黑夜里谁也不知道他的耳朵泛了红。

啊啊,其实也该发现才对啊!宇智波佐助这家伙从小就凭着比他帅一点点的脸讨女孩子喜欢,收到的情书礼物告白那——么多,各色各样的,从短发到长发,从可爱的小学妹到大三届的漂亮学姐,不过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果然佐助是喜欢男生……不对,是喜欢他吗?!

想来他们从来没有一起看A(不许屏蔽)V过,宿舍里的资源分享佐助也没在参与。不过早晨的时候宇智波佐助也会慌张地进卫生间解决,那他梦见的不会是……

耳朵的红逐渐蔓延到脸颊。

冷静,鸣人,冷静!

鸣人把盖在脸上的厚毯拿开,大口呼吸着微凉的空气试图让脸上的温度恢复正常。这时候他听见上铺一声长长的鼻息和翻身的声音。

可恶!心别随便乱跳啊啊!!又不是你喜欢佐助!是上面那个混蛋要跟你表白!

他们住的很近,但天差地别。鸣人也觉得自己的人缘很好,佐助却是个交际的吊车尾(除去女生)。他又回忆起上个暑假,他每天都出去跟朋友们玩闹,好学生宇智波佐助也经常出去,不过据美琴阿姨说是去什么地方学习。

鸣人闭上眼睛,随着上面传来的均匀呼吸声,心跳也慢慢变回正常频率。

虽然他们看起来很不合,但终归还是十年间一起长大的好……好邻居啊!佐助他喜欢男生,一定很辛苦吧,就这样直接拒绝他会不会太冷酷了?就算平时他嘴巴坏性情冷淡经常装X什么都压他一头还抢他桃花运……仔细想想其实平时对他也没有多坏吧?比如会帮他小学补习功课,初中补习功课,高中补习功课啊之类……

明明喜欢他为什么不为他多做点什么!居然还对喜欢的人冷嘲热讽、爱答不理、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另外还叫他“吊车尾”叫了十年!临近要表白的日子也不肯好好摆正态度!果然宇智波佐助除了脑子好用和长得好看以外就没有别的优点了!

果然还是要拒绝吧……他才不喜欢宇智波佐助呢。

漩涡鸣人一直觉得自己是直男。有梦里一直出现的黑发白颜高挑美女为证。

 

  

(F)

从那以后漩涡鸣人挂着黑眼圈去上课,还经常眼神呆滞如失了魂,整个人都精神不振的不像漩涡鸣人。然而令鸣人费解的是,宇智波佐助还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

算了算了,这个人总是很会装。被拒绝的话会很可怜,果然最近不要再惹他了。

这样想着的鸣人偷偷看了眼身边的宇智波佐助。

佐助正在换运动服。脱下平时穿的笔挺帅气的学生制服,佐助露出结实的胸膛、隐约可见的腹肌,白净的皮肤让鸣人赶快撇过头去,掩饰地打开柜子的门挡住自己发红的侧脸。

在知道佐助要跟自己表白之前,他当然也在宿舍里见过光裸上身的佐助,但是现在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黑木凯老师的体育课是漩涡鸣人学生时代的“盼头”,毕竟这么多科目他只有体育这一门格外出色,能跟宇智波佐助较量。不过也有不爽的地方——

篮球场旁边的妹子既有自己班里的,还有其他班甚至其他年级,拿着各种饮料成群结对地看宇智波佐助打球,不时发出迷妹的惊叹。

明明都有喜欢的人了!宇智波佐助真会招蜂引蝶!

漩涡鸣人朝正在运球的宇智波佐助瞪了一眼,对方没注意到他,俯下身全神贯注的躲着迎面沙瀑我爱罗的攻势,实在没有办法,佐助做了个假动作忽然把手里的篮球传给漩涡鸣人。

奈何鸣人这次并不在状态,动作明显慢了一拍,还没接住篮球就被油女志乃截住传给队友犬冢牙,完成漂亮的一记三分球。

“啊啊!可恶啊我曹!”漩涡鸣人懊恼地锤自己的脑袋。佐助走过来也没轻没重地敲了敲鸣人的脑袋,“你行不行啊,吊车尾。早知道就传给奈良了。”

听听!这是对喜欢的人应该说的话吗!宇智波混蛋是真的喜欢他吗!

鸣人反应很大地拍开佐助的手,不满地回道:“那就鹿丸好了!别找我!”

一旁听到的奈良鹿丸把水喷了出来,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快步远离了两个人。

宇智波佐助茫然地眨眨眼。最近鸣人好像格外暴躁,是错觉吗?

比赛再开始,鸣人表现的比平时还要活跃,也更加鲁莽,似乎全球场的人都是敌方一样。分没拿多少,体力倒是消耗的很快,结束的时候鸣人的运动服都湿透了,虚脱的坐在长椅上大口喘气,口渴的要命拧开瓶盖却发现水喝光了,鸣人气恼的把瓶子扔的远远的,像偶像剧里每个失恋的男二一样。

这家伙遇到什么事了。宇智波佐助远远看完这一切觉得莫名其妙。

“你、你好,宇智波前辈!”一声清亮的女声唤回佐助的注意力,佐助转过头才发现有个穿着校服的陌生女孩正站在他面前。

一只白皙的手递过来一瓶饮料,“如果前辈需要请收下!”

几个同班男生带着酸味地朝他们“yooo”,宇智波佐助机械地扯了扯嘴角,没照例对脸颊红起来的女孩说“不用”,而是把女孩手里的饮料瓶接了过来。

“谢谢了。”

(G)

鸣人觉得整个人脱水,即将在这大好秋天感受中暑的感觉。这时鸣人看见了正喝水的犬冢牙,便高兴地大喊道:“牙!给我喝一口!”

牙并不想跟一个被自己定为“基佬”的男生喝一瓶水,即使这个基佬有喜欢的男生了。

“喂,犹豫什么啊?难道你还怕跟我间接唔——”一瓶冰凉的可乐贴上鸣人的脸颊,阻断了鸣人的话。

漩涡鸣人抬头,看见了宇智波平静的脸。

“给。”佐助说。

  鸣人别扭的接过佐助给的可乐,打开盖子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心情好了一点点。“咳,你还是有点觉悟的。”

 “呵,跟个小姑娘一样。”宇智波佐助例行嘲讽。

鸣人果然炸毛,“喂!我这叫,这叫……给你机会!”

哇这个混蛋到底骄傲到什么程度啊!要是跟他真的在一起交往,一定也表现的跟自己是倒贴他一样!什么浪漫的表白,果然跟宇智波佐助有巨大的违和感啊!

 “什么机会?”佐助优哉地瞥了他一眼,不客气地随口反驳,“依赖我的机会吗?”

  让佐助没想到的是,漩涡鸣人居然别过脸去没有反驳——十年的经验告诉他,鸣人害羞了。

  这个认知让佐助觉得非常不自然。他咳了一下不再看鸣人,看似随意地转了话题:

  “学妹送的,我只是喝不了才给你。”

  “什么!”漩涡鸣人立刻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仿佛在瞪着一个劈腿渣男:“你?!”

  宇智波佐助被他忽然的情绪惊到,看着鸣人生气的脸不解地问道,“我怎么了?”

  怎么了?喜欢他还接女生送的东西!!!果然啊!说不定那封信就是耍他玩的!

  鸣人把手里的可乐硬塞到佐助手里,愤然离开前还恶狠狠地摆了个中指:“佐助,你个混蛋!”

  一声大吼引来很多人围观,仿佛宇智波做了什么负心汉做的事。佐助尴尬又无语的坐在鸣人刚刚坐的长椅上,拿起手里的可乐打开喝了一口。

  “……”

  发生了什么?他有哪里惹到他吗?

  又甜又酸似乎还带着辣味的碳酸饮料入喉,佐助想着最近有没有惹鸣人生气,记忆定格在自己夹在字典里的信。

  

 

(H)(这个字母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

 

  真正生日那天漩涡鸣人的黑眼圈格外严重,面对朋友们的祝贺玩闹也提不起精神,他暗暗等着佐助,从刚醒来一直到下午的大课间自由活动。

 难道不是今天送情书吗?他的生日,特别适合被告白啊!

 这天下午他强打起精神照常跟大家打球,心里默默等着宇智波佐助从学生会那里回来。

 果然,活动时间快结束的时候鸣人见到了佐助。宇智波佐助面色如常地把鸣人从球场上叫出来,鸣人装作不舍地朝大家挥手再见,不自觉学着佐助平时的样子抄起口袋。

地点不是天台,不是学院后面的枫叶林,不是情侣常去的小花园,而是就在运动场上。

漩涡鸣人直接用袖子擦擦出的汗,心底紧张起来,在这里送情书?来来去去的,好多人啊!宇智波佐助不是面子很薄的吗?直接拒绝他会很丢人的啊!

要表白的人倒看起来衣冠楚楚,佐助的学生制服依旧一丝不苟,连扣子都一颗颗扣好,领带也在正常位置,凉凉的晚风吹动起他耳边的黑发,不是很亮的太阳光打在他白净漂亮的侧脸,微微抿去了佐助冷淡的气质平添几分温柔。

“有东西给你。”宇智波佐助开口,一边认真地从随身的书包里找着什么。

鸣人紧张兮兮地注意了一下身边的人,他们两个静止站在球场和跑道的交界处,几个认出宇智波校草的女学生悄悄注意着他们,关注他们的人越来越多。

怎么回事,平时他跟佐助也走的很近啊!两个男的聊聊天有什么好看的!

如果漩涡鸣人是路人视角,他就会发现造成这个微妙气氛的是看起来局促不安的自己,他严肃笔直地站在那里,还在不自知地紧张摸裤线。,整个画面显得怪(gay)怪(gay)的。

果然,佐助在书里找到那封印着向日葵的信,伸手递给鸣人。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了鸣人明显忐忑的神情以及僵硬的站姿,好奇的问自己不会掩饰的发小:“你怎么了?”

  “我我……”鸣人眼神飘忽,不自然地挠挠脸,“其实……”

  深吸一口气,鸣人决定开口,而正在此时,佐助也似乎懂了他这么紧张的原因——

  “不会以为这是情书吧?”

“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

  ……

  佐助随意调笑的表情,和鸣人难堪羞涩的表情凝固住,都变成呆若木鸡的惊讶。

  围观的路人神色各异,还有的忍不住偷笑了出来,有一个就有两个,很快佐助和鸣人两人被笑声包围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运动场上的人都抱着看校草热闹的心态聚了过来,留下一片不大的空地给两人。

  鸣人低着的头仿佛被千斤重的锤子打了一下抬不起来,脸整个涨红,似乎有一桶热水从头到脚浇了下来让全身的血液翻涌起来,他立刻在原地僵成一尊雕像只有嘴巴一张一合,“哎——哎?!”

  同样呆立着的宇智波佐助的脸也红起来,低声解释道:“这里面是玖辛奈阿姨送你的银行卡……她拜托我一定在生日当天送给你。”

  鸣人麻木地听着佐助的解释,一字一字地让他头皮发麻。自发现“情书”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只是自导自演的喜剧。被以为喜欢男生的佐助一定觉得很奇怪,不对,一定很厌恶的吧……

宇智波是木叶学院玉树临风的校草,他只是个四肢发达还……自以为是的笨拙吊车尾。鸣人觉得全身的感官都不正常,只是脑袋似乎前所未有的冷静。四周同学们的议论声中,那些所有紧张、慌乱,甚至沾沾自喜的心情清晰地回放,有什么东西也随着清楚起来。

 “不是鸣人喜欢佐助才是吗?”

犬冢牙的大嗓门即使放低了声音也很凸显,至少两个主角和观众们是听得清楚的。鹿丸狠狠用胳膊肘怼了一下牙让他闭嘴。

漩涡鸣人清醒的脑袋一下又不清醒了,血液冲上他的大脑把其他事的思路堵得严严实实,只有“喜欢佐助”这个认知。

他攥紧拳头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什么都行,找个借口赶快离开这里的议论纷纷。然而感官都在罢工,连眼前暗红色的塑胶跑道都模糊起来。

像这十年间所有关键时刻一样,宇智波佐助的声音响了起来。

“对不起。”佐助看着他低下去的红脸,把拿着信封的手放了回去,他感到无措。

认识以来,宇智波佐助什么时候真正给他道过歉呢?这很不佐助。

  “我……”鸣人终于开口说了第一个字,尽管他还没找好快逃跑的理由,他抬起脸装作轻松地朝佐助笑了一下,努力拿出属于漩涡鸣人的潇洒,用漩涡鸣人元气满满的大嗓门盖过丢人的哭腔,“我——”

  没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佐助一把拉住他的手,把人带到自己怀里。

  “吊车尾。”

  鸣人被佐助校服的扣子硌痛的时候,周围人的口哨声和唏嘘都立刻被抛的很远很远。他比佐助只矮两厘米,两个身高差不多的男生抱在一起形成很长的影子。

  鸣人闻到了佐助洗发水的味道,这个每天洗一次澡的洁癖狂正把满身汗味的他抱住。这让他有了莫名的勇气和不顾一切的冲动。

  “你,”鸣人匆忙组织了下语言,就这么傻乎乎地问抱着他的人:“你这算是告白吗?”

  宇智波佐助如释重负地轻哼一声。

看到鸣人抬起脸的时候,身体就自动地把那个好像受了超大委屈的吊车尾拉向自己,佐助总是不由自主的帮他脱困,自小直到现在成了某种习惯,他知道这个拥抱不仅是在让鸣人在众人面前摆脱尴尬,还是某种表白——也是了,他早该对鸣人察觉到才对,关于他和他一直在互相暗恋。

他自认为是个自控能力强的人——算了,在漩涡鸣人面前他一直在OOC。

  于是他没有日常傲娇,诚实的回答:

  “我的身体自己会动。”不必掩饰什么,这是个让自己也满意的回答,宇智波佐助收紧了环住鸣人的腰,“是啊。笨蛋。”

    

 

【后记】所以宇智波佐助给漩涡鸣人准备了什么礼物

  答案是一张一乐的半年免费券。

  “哎???我怎么不知道一乐有这种活动?”

  “某次抽奖抽到的。”

  “哇!我运气这么好都抽不中的说!啊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

  事实是上个暑假佐助借口出去学习,实则每天到一乐当服务生换来的。所以佐助和鸣人到底是谁先喜欢谁的这个问题,无解。


——————————END

八千字目标达成

【我爱评论谢谢大家(#^.^#)】

评论(37)
热度(110)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