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茼蒿锵锵锵

   

【佐鸣】邻居(上)

 *身份:逃犯&小警员

 *年差:二十八&二十四

*背景:平行宇宙,瞎想的日本架空架空架空

*其实只是为了开个新颖的车,然后引发了个脑洞。开个烂车为什么这么艰难。

*随便乱写乱写乱写,没开车之前都是背景


  鸣人屈起手指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今天是漩涡鸣人搬到这个小区的第一天——刚刚确定了在木叶市警局的工作,怀揣着着要成为警长的伟大梦想,搬到这个安静和谐、风景宜人、空气良好的完美小区。实质这个小区很平常,不过对于这个充满希望的年轻人来说一切都是完美理想的。

  听从妈妈玖辛奈的提议,鸣人决定好好跟对门的邻居打个招呼。前几天因为装修和搬家带来些许噪音,希望不要让人家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不好。听楼上楼下说这个对门大概是一个人住,平日里也很安静,大概是个脾气温和的人吧。

  “在吗?”鸣人问道,又敲了敲门。

  这次门开了,鸣人赶紧呈上自己灿烂的笑脸,“你好!”

  邻居是个大约三十岁的男人,身材高瘦挺拔,面相平平,一看就是个不愿多说话的人。

  “你好。”邻居平静地回了他一句,“有事?”

  “我是从N市新搬来的,我叫漩涡鸣人!就住在你的对门,以后请关照的说!”鸣人朝对方鞠了一躬,挠了挠金发,有点自豪地补充道:“我,我是木叶市警局新上任的警员,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不要客气!”

  邻居握着门把手站在那里,沉默地从下往上盯了他一会——这对两个陌生人来说显然是很不礼貌的。然而心情颇好的鸣人只是觉得邻居对他有点好奇而已。自己的金发蓝眼猫须胎记都很引人注目,鸣人很贴心的为对方考虑到。

  “那个,请问怎么称呼你?”鸣人问。

  “……恰拉助。”邻居说。

  鸣人疑惑为什么邻居不说自己的姓氏,将他的意思理解为直接叫名就好,鸣人对这样的亲切表示很高兴,“好的,恰拉助!你是一个人住吗?”

  “嗯,有问题?”

  “不是,你吃早饭了吗?我,我在家做好了早饭——爱吃拉面吗?”提到拉面,鸣人的笑脸又灿烂了几分,“既然一个人的话,一起吃早饭好吗?”

  邻居踌躇了片刻,礼貌性的微微挑起嘴角笑了下,“不了,谢谢。”又立刻补充了理由,“我刚刚已经做好早饭了。”

  “啊……这样。”鸣人有一丝失落,他很想向这位邻居展示一下自己煮拉面的高超技术,不过来日方长以后总是有机会!

  “那就告辞了,有时间一定到我家坐坐。”鸣人挺直腰板人立正,笑着朝邻居摆摆手,“再见,恰拉助!”

  邻居点点头说了声再见,就没再看他直接关了门。

 

  宇智波佐助咀嚼着面包,心里很复杂。

  想起刚刚那个来敲门的年轻小警员——这个身份让他有些紧张,毕竟任何一个隐姓埋名的逃犯对于“我的对门住了个警察”这件事都不会感到轻松。

  不过佐助对于自己的化妆乔装技术还是很自信的——他已经藏了八年,作为一个熟练专业的杀手。他没有搬走的想法,在这里住了两年,佐助已经熟悉了这个地方。他熟悉这里的地形,商铺,居民身份。

  至于那个看起来没什么威胁的小警员……

  把最后一口干涩无味的面包吃完,佐助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又团在一起准确地投入垃圾桶里。他慢悠悠地走近厨房里打开碗筷柜,扫了一眼陈列正气的刀具们,挑选了一把小巧的藏进衣服里。

  整了整自己的假发,打好领带,对着镜子看了一会确认自己像个普通的小职员,宇智波佐助打开了门。

  “啊真巧!”小警员活力满满的声音传到佐助的耳朵里,一身整齐正气又碍眼的夏季警员制服倒映在逃犯的视网膜上,宇智波佐助觉得自己的眼皮跳了一下。

  “你也这个点出门上班啊,恰拉助!”鸣人穿着警服笑眯眯的对佐助打招呼,还不自知地站了军姿,范儿足的就简直差敬个军礼了。

  看来自己的邻居确实对自己的职业非常自豪。宇智波佐助扯开嘴角点了点头,“嗯……今天特殊而已。平时比今天要早一刻钟左右。”他可不想为了做戏,穿着这身“白领”每天早上都跟这个去上班的警员打招呼。

  “哦!”

鸣人和佐助一前一后进了电梯,他们所在的楼层比较高,电梯下降了一会,兴奋的鸣人就忍不住跟邻居恰拉助聊起天。

“话说,你是什么时候搬来的?”

“两年前。”

“那你从哪里搬来的?我是从N市!”

佐助随便说了个城市。

 “你的公司远吗?”

 “还可以。”

 “你开车去吗?我是坐公交车,打算在警局干几年后再买辆车,说起来!前几天我看到一辆特别合我心的车!太帅了!不过就是有点贵……”

 佐助盯着电梯上发光的红色数字15,觉得今天数字变化的有点慢。

 “我也坐公交。”佐助说。这是实话,他的车怎么可能安安稳稳停在楼区的地下停车场。

“你也觉得买房比买车更重要吧?”

佐助敷衍的回了句“嗯”,再次瞥了眼数字15.

鸣人又说到自己新上任的工作和木叶市的安全问题,说到自己将来的生活计划,语气里满是希望和自信。

“叮咚”一声,电梯门终于缓缓打开。

“对了,不知道我们顺不顺路,你要坐……”

“哦,”佐助打断了他的询问,“我忘记拿东西了,先回去一趟。”

“啊?”鸣人已经走出了电梯,听见他的话回过头来。

佐助把电梯门关上,“你先走吧,再见,漩涡君。”

把歉意的微笑维持到电梯门完全关闭,佐助叹了口气。看着电梯门模糊映射出自己化妆过的脸和假发,心想跟这个爱说话的家伙相处太久肯定不是个好事。

 

宇智波佐助开始想念那段对门没有人的安详生活了。

晚上刚筋疲力尽地完成任务,回到家洗好澡,佐助听见敲门声。

……佐助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无视敲门声朝冰箱走去。

“咚咚咚”——“恰拉助?你在吗?恰拉助?”

觉得没人或者察觉到主人不想开门之后就会走吧,佐助想。从冰箱里一罐啤酒打开喝了一口,佐助躺在沙发上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

“恰拉助?咚咚咚咚咚……”

佐助走到门前没有开门——他彻彻底底洗了个澡,现在既没有戴假发也没有化妆。

“有急事吗?”

“啊……”门后漩涡鸣人的声音也带着歉意,“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危险了……毕竟一个人住的话总不太安全。”

这绝对是这个小警员烦人的职业病。

“我没事。你有什么事吗?我刚刚在洗澡,现在不方便开门。”

鸣人为冒昧打扰对方非常不好意思,声音也随之软了下来,“恰拉助,我做了饭的说,你吃过饭了吗?”

就为了请他吃饭?佐助无语地皱眉。

“我是想,”鸣人继续说,“我们都是一个人住,也是对门邻居!一起来吃饭吧?”

“我吃过了,谢谢。”佐助的声音有些冷淡。他怎么可能愿意为了跟门外这个家伙吃饭在洗完澡后带上那顶假发还化上妆。

“好吧……”鸣人的失望的低下头,想到了桌上那些够两人吃的菜——自己下班后热情满满做好的那些饭菜,回家后只能一个人吃了,毕竟周围都是以家庭为单位住在这里的。

佐助察觉到鸣人的失望,觉得有一丝报复的快意。“那再见了。”

“等等!”

“还有事吗?”

“那明天一起吃早饭吧?”鸣人又提起热情,“你比我出门早……一刻钟对吧?我等你!”

佐助想起来自己早上说过“一刻钟”,他后悔自己精确的回答——对时间敏感,这是他的职业病。

要不是漩涡鸣人是个普通人没惹到什么人,宇智波佐助又没有接到杀了这个金发青年能得到赏金的消息,佐助一定会默默杀了这个新搬过来的烦人邻居。

 

评论(11)
热度(92)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