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茼蒿锵锵锵

不退cp唯爱才写,爱佐助爱单均昊,知识浅薄没有内涵不会剧情,不达三千字不发布!先写大纲再写文!凹凸世界、英雄学院杂食系。封面图片是梨子大大的

袖中有短书(佐助真传观后感 第四更

“而我在万里,结发不相见,袖中有短书,愿寄双飞燕。”——江淹。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夜雨》

 (因为贴吧不能分段只能用------分段)


  第一更    第二更  第三更


【2017.06.15.①】



-------中村此刻很想问宇智波佐助成功了没有,但大名还没说话他不能开口。

-------大名朝中村鄙夷而失望的看了一眼,“嘛,我早猜到不行,真是无趣啊。其实没必要搞什么权力扩张啊。”

-------“大名大人,说不定……”

------“算了算了,反正一切都是你的主意,你自己问好了。”大名不屑地白了中村一眼,随手拿起个被仔细剥了皮的葡萄往嘴里塞。

-------“谢大名大人。”显然中村早就习惯了大名对他颐指气使的傲慢态度,他没表现出什么情绪。
-------“那我想问——”

----------“我没答应过,这次也不例外。”远远站在大厅中央宇智波佐助冷声打断了中村,“如果为了这种事,就不用说了。这个和鸣人有什么关系,别告诉我他只是诱我回来谈判的噱头。”没必要隐藏什么,全世界都知道他宇智波佐助只在乎谁。

---------中村平静地从高处俯视佐助的脸,心想宇智波家优秀的基因真是名不虚传。

-------“之前没答应那些小国的大名,那是因为他们开出的条件不够诱人罢了。那些小国家怎么可能比得了我们火之国的宝物丰富珍贵呢,对吧,宇智波。再说,火之国的木叶,可是世界上武装最精锐的地方。”

-------的确又是个老狐狸。佐助内心烦躁地听完中村的废话,听到最后他抑制不住想转身离开的冲动。

-------“如果换做是两年前,木叶作为条件的话我大概会心动,现在我想要的是保护木叶。我对你们渴望的权力或是财富之类没兴趣。这你们该知道吧。”

-------“现在知道了。毕竟宇智波这一族总是那么阴晴不定,今天可能保护,明天就会叛变,现在看来你的确是想保护这个村子。”

-------“那么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宇智波佐助在披风下暗暗攥了攥剑柄,瞟了一眼那群护卫。

-------“你离开木叶两年,在世界各地流浪肯定不知道木叶的近况吧。”中村说道,还没继续向下说,大名不耐烦地打断开了他:

-------“好麻烦啊。我没心思在这听你们聊天,摆驾,我要回去了,你就在这里继续聊好了。”

---------身边的护卫们整齐地说“是”,中村没有阻拦,所有护卫都摆好阵型护送着大名,宽敞的大厅里只有佐助和中村两人。

-------佐助不禁觉得好笑,为这个大名的胸无大志和愚蠢。随即他又想到,这个大名也可能在演戏,如果真的只是满足限于当个无实权的大名享受荣华富贵,中村这个主意从开始根本不会得到大名的许可。

-------现在就武力而言,中村只是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在所有护卫都跟随大名离开情况下,佐助杀了中村简直轻而易举。

----------可中村看起来没有惧意。

-------“早听闻你们忍者战友之间的情谊比真的亲情还深刻,也是,你们忍者本就跟那些武士不一样,你的写轮眼要是经过情感的折磨才开的。”

-------“需要我给你看看吗,写轮眼读取人内心记忆的功能。”佐助露出冷然的笑容,“你现在周围可是什么保护的人也没有。”

-------“记忆和想法是不同的。我的想法还不能实施。还是听听吧宇智波,离开这么久,你不会对故乡木叶没有好奇心吧。”中村保持着一成不变的严肃面容,就像陶土做的面具一般,“宇智波灭族以后,最强的是木叶的日向一族。写轮眼固然无敌,毕竟世上只有你一个活人有,拥有白眼日向家经历忍界四战虽然损耗不少族人,论影响力,不说是木叶这个村落,说是在整个世界都是第一族都不为过。这样的一族要是愿意完全臣服于火影,真是火影的一大帮助,不管是现任的,还是预备役的。”

---------“……”

---------“漩涡,鸣人……”中村继续说道,一边敏锐地察觉到佐助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烦躁的情绪在他脸上越来越明显。

---------“这个大英雄的名字真是有点奇怪。但瑕不掩瑜,日向宗家的大小姐不正是倾慕这位没有家世背景的大英雄吗。宇智波,你知道吧,漩涡鸣人,他想当火影的愿望在我们这些人看来根本不被看好,只是在四战当了个拯救世界的英雄不足以当火影。他要想当火影的话,迎娶日向家的大小姐是唾手可得的捷径。”

--------说到这里,中村意味深长地不再继续,默默地等着宇智波佐助开口。然而过了很久,他没有等到。佐助在外的两年从来是一个人流浪,有时候能做到一整天不说话,他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说活是明智的,他不缺开口的机会。

-------中村看着像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宇智波佐助,他微微低着头,却丝毫不给人卑微软弱的感觉,反而像一只暂时疲于狩猎的雄狮。

--------“我不相信一个人不会有私心,就算是再伟大的忍者也不例外。宇智波,你真的肯放下对木叶的仇恨,不会真的只是因为理解了死去的哥哥的愿望这么简单吧,恕我直言,你知晓令兄死去的原因之后你不还是有毁灭木叶忍村的想法吗。”

-------“你到底想怎样。”佐助缓缓抬起头木然地望着中村的脸,露出的右眼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红色的三勾玉写轮眼,他的声音冷冽得陌生,自终结之谷最后一战后的温柔荡然无存,他此刻好像一下回到了那个桀骜绝情的少年。

--------中村意识到他触碰到了宇智波佐助的逆鳞。

-------中村被佐助抬头时写轮眼的红光一瞬间吓到,然而眼前的宇智波消失,下一秒一把泛着白光的锋利冷剑架在他的脖颈上,佐助站在他身后,中村看不到他脸上如修罗般冷绝的神色。

--------“你,”佐助他身后缓缓开口,刀刃一点点逼近着他皮肤下的血管,“想清楚再说。这次可不是幻术。”

-------他能感觉出他的脖子在渗出血,锋利的刀刃带给他持续的痛觉。“我只是给你公布了事实而已。”

-------“这些都是废话。”

------“……这样。放开我再告诉你些你不知道的如何?比如日向家的族长找过大名大人,为了那个漩涡鸣人。”

 

 

 


评论(2)
热度(10)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