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茼蒿锵锵锵

不退cp唯爱才写,爱佐助爱单均昊,知识浅薄没有内涵不会剧情,不达三千字不发布!先写大纲再写文!凹凸世界、英雄学院杂食系。封面图片是梨子大大的

袖中有短书(佐助真传观后感 第二更

【因为也再贴吧,贴吧不能用空格分段,所以用----分段。】


【2017.0610.②】

 

--------要说宇智波佐助是个软弱的人,那是最大的谎言。七岁遭亲兄弟造就的灭族,十四岁叛逃至明知有陷阱的蛇窟,十六岁得到万花筒写轮眼,后来拯救世界后差点颠覆整个世界。

--------暗恋这两个字似乎不适合安置在这个人身上,然而现实是,他会因为一个人的短短几个字而让冰封的脸上不吝地露出笑,会在那个人与他对视时感到心安,会为那个人的信念再一次远走——因为他待他是朋友。

--------虽千万人,为一人吾往矣。

--------宇智波佐助的伪装拙劣,可幸在被暗恋的人大条。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佐助唯独为鸣人温柔的事实,但很少人知道原因。很少人包括无所不知的六道仙人,读了很多奇怪的书的佐井,读了很少奇怪的书的六代目卡卡西,以及同伴的小樱。

--------小樱喜欢佐助,从小喜欢,非常喜欢。喜欢到要放弃自我,喜欢到她知道他喜欢别人也甘心保守秘密。

--------为什么那么桀骜的宇智波佐助会选择暗恋。

--------小樱知道得最清楚,唯有这件事,她比鸣人更了解宇智波佐助——这个事实让小樱只觉得悲伤。

 

 

 

 

--------那天是佐助要离村的清晨。

--------小樱和卡卡西在木叶村口给佐助送别,又一次,佐助面对小樱一起走的请求淡淡地拒绝了。

--------“谢谢你,小樱。也同样的,对不起,为了我曾对你的伤害。”佐助对她说。

--------这是小樱在梦里才想象得到的温柔语调。可现实与梦境相反。

--------“抱歉,我不能带上你。”佐助说完,背身离去。

------------小樱生机翠绿的眼睛,却像带着秋露的叶子。

------------她不再是十四岁时懦弱的自己了,她给自己打气。于是在卡卡西叹息一样的目光里她跟了上去。

--------前面远走的人没有为有人追他而停下脚步,只是在小樱离他只有五步之遥时才驻足。

--------小樱疲惫地停下,再也不肯迈步走到佐助面前看他的表情。

--------“为什么……”小樱颤抖的问,声音带些少女不该有的沧桑。她以为他真的回来了,带着常人该有的感情,带着她渴望的爱情。

--------这句话没说完,佐助却知道她在问什么。

--------“我的确回归木叶。但我不能接受你,我也不想伤害你,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我不要道歉!”深切的爱慕已化作无尽的委屈,小樱内心不曾坚强,尤其在感情方面。

--------两人都陷入沉默,小樱在哭。

--------“我以为,我以为你对鸣人他……”她哽咽着开口。“你明明什么都没表示,我以为是我的错觉。”

--------不是错觉。

--------“不是错觉。”佐助轻声说,似在自语。他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火影岩,那里是木叶精神的象征,是鸣人最珍视的地方。

--------对面泪流的女孩踉跄着走到他面前,昂起也许哭的很难看的脸,对上他的眼睛,那双她希望能独占其中温柔和在意的眼睛跟记忆里如出一辙。

-------- “我不愿放弃。”她说。

--------佐助微皱了皱眉头,说了句:抱歉。

--------他略过她离开。

--------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佐助!”这次小樱没用“君”。

--------佐助在远走。

-------- “你怕他知道吗!”

--------佐助继续在走。

--------“还是……这只是你拒绝我的借口!”

--------她真正失去佐助了,即使从未拥有。一瞬间就像那天以为佐助在沙漠里永远回不来了一样,她感觉如当时一样的无力。

--------有人在那时扶住了她的胳膊。

-------- “你是我的同伴。”佐助出现在她背后,正握着她的胳膊帮她站稳,然后佐助的手慢慢松开。

--------小樱知道。

--------她对于他而言,只是同班的同伴。

------- “我不想再伤害你的感情。但是,我不喜欢你。”

--------佐助说过更绝情的话,然而这次却从未那么深刻得刺痛她的心。小樱呆立着,眼眶的泪如小溪般不息。

-------- “你不要告诉他。”佐助垂着眼眸说着。

-------- “如果他对现在的生活足够满意,我没必要在去打扰。我欠你们很多,欠鸣人更多。这场旅行,是我的“赎罪”之旅——对外来说。我不会违背当初振兴宇智波一族的誓言,我会以宇智波最后一人的身份保护世界。”

--------像那个执着的笨蛋一样保护世界。

--------这是宇智波的爱,如果愿意放下所谓骄傲,如果因为触动心扉后写轮眼为一人而开,如果甘愿说一句“我输了”。

-------- “别告诉他。”他说。

--------如果鸣人对自己的生活,对这个世界已经足够满意。

--------佐助真的离开了小樱的视线走远,小樱直觉般知道,佐助走去方向的树林里,一无所知的鸣人在等着他跟他作告别。

--------年少时光里的两个少年,终究一前一后,走在了她的前面。


评论
热度(16)
© 番茄茼蒿锵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